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 > 优美散文 > 江淳:秋天里忧郁的光 美文标题

江淳:秋天里忧郁的光

时间:2021-05-03 08:20 来源:散文网(qyspc.com) 作者:聚梦文学网 阅读:

  江淳:秋天里忧郁的光
 
  秋天,本是收获的季节,为何要忧郁感伤呢?春天的播种不就为金秋的收割吗?我不知道如何收割自己的人生。
 
  我的春天在火红的八十年代,仿佛刚出鸟巢的雏鸟,为逃出父母的束缚和乡村的羁绊而欢歌!兴奋的一夜没睡。明天,我就要走了,去一个不知有多么遥远的地方,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,实现人生崇高的理想。
 
  算起来,也就刚刚发育吧,但十年的义务教育匆匆过去,不能升学高校,几乎只有一条路,做一个朴实的农民。父母考虑我太小(15岁),决定让我再补习一年。我跑了好几趟,呆呆地在忧思中寻觅一丝微弱的光。看来,我走进离家10里的湖熟中学的希望可能不大了。
秋天里忧郁的光
  那个烦闷、多梦的秋天正要步入冬天时,我的春天冉冉升起一片朝霞。一年一度的征兵开始了,我瞒着父母去报了名,就是在那个我梦寐的湖熟镇,体检通过了。为此,我还向征兵办撒了谎个弥天大谎——在年龄上多填了两岁,又因为是应届高中生,上帝似乎为我打开了另一扇门。就要水到渠成了,不能再瞒着父母乡亲了。父亲知道这一切后,年轻时发下的誓言也只能付诸东流了:“以后有儿子,决不让他去当兵”(父亲14岁于47年春从军,是踏着一场场血泊烈火走回家乡的,很多青年的青春永远地留在了中国或朝鲜的热土上)。
 
  火车从朱自清写下《背影》的浦口车站出发了,我没有泪花、没有惜别,盼着自己快快长大。那晚,微黄昏暗的白炽灯下,母亲、外婆和小舅泣不成声,外婆甚至责怪母亲:为什么要让这么小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?三天三夜新鲜热闹的闷罐车厢里,我暗暗地担心:部队不会发现我虚报年龄后把我送回家吧?
 
  向前,向前,车轮滚滚,我们从温暖的东南来到了寒冷的北疆。一群孩子去了陌生的地方,带着前辈的嘱托,放飞青春的梦想。两年多后,我实现了自己的夙愿:顺利地考入军校。按照师长指点的方向,开始践行人生和梦想。社会给了我很多恩惠,希望有一天能好好地报答她。不知不觉中,天翻地覆,一切都变了。在变化中迷茫,在迷茫中哀伤彷徨。
 
  假如理想是灯塔,知识是风帆,我们坚韧不拔奋力推动的航船应驶向彼岸的,但现在我越来越找不到方向。原以为我们齐心协力目标一致,原以为“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,我们赢得的将是整个世界!”但多年后,我不知道别人都在忙些什么,岁月滴水穿石磨损了锐气,在暧昧的现实中光慢慢地迷失了,背叛了曾经许下的诺言!
 
  20多年过去了,我甚至不敢回忆过去的向往。怕人嘲弄我或我们“有病”!我喜欢真诚的人,喜欢有良知又有救世情怀的人们,更拥戴那些真正有能力改变黑暗世界的人。盼望着能有一个人人丰衣足食的人间天堂。熄灯号响了,战友们睡了,我点起蜡烛一头扎进“大同社会”的汪洋大海里。我浑身的肌肉时常为你聚紧,我年轻的热血无数次为你沸腾了,我的思绪在你的星光中魂迁梦绕---不思归去。我以为我投入到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解放洪流中。我知道自己是真挚的,如“佛陀为救一羽要被老鹰吃掉的鸽子,欣然投入要命的称盘中”!但今天,我不知道怎样回忆那段历史,不知道怎样向孩子们炫耀春天的火焰。
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最新文章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推荐文章

扫码关注我

微信公众号